灵璧家园 / 待分类 / 【灵璧巨著】喇叭(十六)周恒作品

分享

   

【灵璧巨著】喇叭(十六)周恒作品

2020-11-16  灵璧家园

喇叭

  













 

  桃园镇在江苏省的北部睢宁县境内。在苏北来说,桃园镇也算是乡下小有名气的一个小镇。周学宝感觉,人家这里跟咱晏路街比最大不同的就是,桃园镇的大街上天天都像逢集一样,人来人往,有买的,有卖的。那天周学宝带着四个周家班的徒弟,乘船过了濉河,连夜向北步行了好几十里路,走进了桃园镇已是大天四亮的了。周学宝见桃园镇是“十”字型街,街上一律是用小青石板铺的,街道不宽却长,夏天的太阳朝上一照,光光的,亮亮的,平的像一面镜子样。两边低矮的土草屋有的已扒掉,盖上了新瓦屋了。看来桃园镇人比晏路街人有钱,晏路街只有联保子里的土草屋扒掉了,新盖了几间瓦屋。再有不同的就是,这里家家门口都没栽树,也没用青石板垒石台子,干净利索,镇子外边两面环水,到处是香甜四溢的桃树林子,让人感觉这里处处洋溢着苏北独有的风情。

  大西瓜和小瓜子已经上市,特别是卖桃子的比比皆是。在周学宝印象里,桃园镇的桃子又红又大,咬一口,里边红得鲜艳,吃起来香脆可口,甜的跟蜜样。

  冯保长老娘的灵棚是搭在联保大院子里边的。那天周学宝带着四个徒弟朝联保大院里边走的时候,周学宝心里就有种与天地同悲的感觉。大院墙上贴着沉痛悼念冯保长老娘的白纸黑字的大标语,连通往大院里边去的路边子松树上也都佩戴着一朵朵小白花。周学宝老远就能看见搭的花花绿绿的灵棚了。灵棚是坐东面西的,有三间瓦屋那样大。灵棚两边堆的和摆的全都是鲜艳夺目的大花圈。周学宝感觉更夺目的还是灵棚前边两侧摆放的社火:两侧两大串子用长竹竿挑起来的长幡,马,牛,金山,银山,阴阳宅,对花厅,童男,童女。这还不够,又增加了一些新内容,譬如“西天取经”啦、“八仙过海”啦,等等。除此之外,还挂了许许多多的白布帐子。

  有人去报说,周家班喇叭请来了,老执山爷就和事主赶忙过来迎接。周学宝来的那天,是冯保长老娘死后的第三天。

  那天上午,又有人报说,快,快,娘家来人了,快到村子东头的三岔路口喽。这时,老执山爷急忙忙地走进灵棚道:娘家人到啦,都准备准备,只留一个孝子守灵,其余的人,所有的妇道人家赶紧去迎亲,可不能让人家看俺保长家丢了礼仪,让人家说三道四哩!接着,老执山爷就提高了嗓门,大喊一声;迎娘家人!

  披麻带孝的柳家男男女女鱼贯而出,在灵棚前排成一个长队,前去迎接。老执山爷在前带队,周家喇叭班吹着喇叭紧随其后,周学宝用大喇叭吹的是<<孟姜女哭长城>>,声音低回婉转,哀音涟涟,一路长阵的迎亲队伍哭声连天,煞是壮观。

  出了村头,周学宝就远远地看到前边的大路上百十口子男女老少排着两路长长的队伍,有的手里举着社火,有的手里拿着花圈,有的手里拎着火纸,跟着在前面吹喇叭的老头朝这边缓缓走来。

  这边的孝子孝孙和妇道人家迎到了他们跟前,都齐刷刷地一个个跪在路的当央,两路娘家人从他们两边神情庄重地缓缓地走过,有人还心痛地伸手把孝子从地上拉起来,等娘家人过去了,一个个才敢从地上站起来,走在娘家人后边回到灵棚里。

  接着,老执山爷就差人把棺盖掀开,娘家人排成一路队形,从“哭”入门进入灵棚,一个个围着棺材走一圈,边走边瞻仰亡人遗容,转完了,看完了,再从灵棚右边的“泣”出门走出。那些娘家人表情凝重,显得十分悲痛,特别是些妇道人家,一见躺在棺材里的冯保长的老娘,不论亲与不亲,悲从心生,拼命地哭,攒劲地嚎,有的还扑向棺材,鼻涕一把泪一把,捶头顿足。这时老执山爷走过来提醒说,请节哀,请节哀,可不管把眼泪掉进棺材里了,万一眼泪掉到冯孺人脸上,那可是要凶的!有好几次,老执山爷只要看见娘家人有人对着棺材里边哭,就赶快提醒,进行劝阻。

  后来,周学宝就问爹这是怎么回事,爹就说,其实讲起来,这事有点儿迷信。俺小的时候,听你爷爷也是这么说的,说是哭的时候,亲人的眼泪一旦掉到死者的脸上,埋了以后,死人就会凶,死人凶了,不光死人自己受罪,家里人也不吉利,大大地不吉利,从迷信的角度说,这叫主凶,还是要死人的。你觉得恐怖不恐怖?这样的事,你爷爷还说得有名有姓的呢!

周学宝说,俺好像每天也听说过这样的村庄,现在已经不记得了。

  爹说,叫鬼王庄,鬼王庄就在俺们胡集东北拐子,过了濉河,再往北走十来里路就到啦。俺听说鬼王庄原本不叫鬼王庄,叫半截王家。庄上有个姓王的媳妇,年纪轻轻生小孩生不下来就死了,她的男人很悲痛,临把媳妇埋葬前,扑到棺材里对着尸体哭,男人的眼泪落到了他女人的脸上,后来就凶了,后来听说才吓人呢!

  那是明朝永乐年间,半截王家西湖有一条河,河的对岸有个小胡庄子,小胡庄子有个打烧饼的老汉,那个老汉叫胡三,胡三在村头岔路口卖烧饼为生。一天傍晚子时候,有个年青美貌的媳妇来买他的烧饼,一次,两次,他都没有在意她给他的钱,后来,那个媳妇买了烧饼给了门钱子,走过以后,他才发现钱碗里有一团子烧的纸灰。胡三觉得奇怪,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庄上的人,庄上有经验的老人就讲,你不妨在盛钱的碗里放些水瞧瞧看。到了傍晚,那媳妇又照常来了,胡三也照常给了她两个烧饼,那媳妇照旧把门钱子朝碗里一丢就走了。那媳妇刚走,胡三就发现碗里漂着一片火纸灰。胡三确信那媳妇是鬼,就又跟庄上的人说了,有经验的老人就让胡三明天照例去卖烧饼,说,你用一根红线栓在烧饼上,她来买烧饼,你就跟着她,看她到底去哪里,俺们再想法子灭她。第二天,胡三去卖烧饼时,就按老人们教的法子跟踪了,可跟到了半截王家姓王的媳妇那座坟前就不见了。胡三很害怕,他听说,人死了以后凶了,过百天就开始出来吃人喽,先吃亲人,再吃庄上的人。那天晚黑吓得胡三跟庄上的人都不敢睡觉。天一亮,庄上几十口子男人拿着家伙硬是把姓王的媳妇的坟给扒开了,看见棺材里躺着一个浑身长满长毛的女鬼,怀里边正搂着一个小男孩子睡觉呢。一个男人把小男孩子从怀里抢出来,一边有人把早已准备好的四根桃木剑分别钉在女鬼的两个手心和两个脚心,然后用半盆子驴血泼在女鬼的脸上。那女鬼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据说,有人夜里经过那里时能听见坟里传出要孩子的声音。后来,半截王家就被改叫鬼王庄了。

  冯保长家办事,四方亲朋出的礼都很重。保长家待客席桌子也好,喝的一律是双沟大曲,周学宝喝了一下就对几个徒弟说,人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名酒呢!

  山爷那回在桃园镇给冯保长家当老执,周学宝见他特别地有精神。头上戴着洋草帽,上身穿一件半截袖子抖抖抖的花褂子,裤子也是抖抖抖的,胡子也刮得精光,咋一看,像一位阔老板。但他腰上别的那杆老烟袋,却没舍得丢掉,这时候,他依然把它端在手上,用洋火点着,一边吸着老烟袋,一边不停地这边走走,那边望望,精神着呐。

  老执山爷看见了周学宝,就走过来说,听冯保长说,他这次从徐州,从烟台,从开封请的几个喇叭班子都过来,再加上他们睢宁的几个,在辞灵的那天晚黑,好好地热闹热闹送老娘一程。老执山爷还说,是骡子是马,狗日的,到那天晚黑里一遛就知道嘞。

  辞灵的那天晚黑,因为是高手云集,周学宝演奏超群,脱颖而出,周家班喇叭一下子名震江湖。

  那天晚黑,虽然有月亮,冯保长却差人在他老娘的灵棚前边悬挂了四个白纸大灯笼。四个灯笼一起亮,连掉在地上的芝麻粒子都能伸手把它捡起来。

  辞灵前,老执山爷指派忙事的人抬来八九张大方桌子和三十多条大板凳,放在灵棚前边的一片空地上,放不下,就挨个地再朝后边放,反正桃园联保大院子里有的是空地哩。论名气,自然该把周家班喇叭安排在灵棚前边的首要位置。老执山爷也是这样做的,周学宝做人谦虚,就婉言谢绝了。老执山爷只得把首席的位置安排给了从徐州云龙山下边请来的徐家喇叭班。接着,就把从山东烟台请来的司家喇叭班安排在第二席位上。周学宝就带着周家班的四个徒弟随便坐在中间偏后一些的位置上。

  老执山爷这时候就站在灵棚前边的一个白灯笼下边说话了。他说,这次喇叭对蓬时间很短,因为等会还得辞灵,就把老烟袋哨子朝嘴巴里一搁,巴叽了几口,烟袋窝子里的死火一亮一亮的,红红的有点像大烟花。接着,老执山爷就咳嗽两声,说话的声音,由原来的低八度猛一下子提到了高八度,说愈是比赛时间短,就愈是显得热闹,也就愈是能检验出各位师傅的真功夫!对蓬的方法,等会大家一起吹,各家班子把各家的门面家伙吹出来!是骡子是马,狗日的,在一起遛一遛,第一高手自然就突围而出喽。

  周学宝望老执山爷讲话的时候,唾沫星子像下毛毛雨样,在温柔的灯光照射下看得清清楚楚。

  为冯氏老孺人西游瑶池,开——始——!

  老执山爷手里的那杆老烟袋就像一根指挥棒,他把烟袋向上一挥再往下一按的同时,大喊一声,喇叭就都一齐吹起来了。

看的人一下子围得风不透雨不漏了。在棺材前守灵的人也从棺棚里走出来站在那里看。

  因为是喜丧,吹奏的都是欢乐的曲子,有《五禽闹春》啦,有《旱船调》啦,有《欢声笑语》啦,有《一枝花》啦,有《集贤宾》啦,有《庆贺令》啦等等,等等。大概各家喇叭班子吹罢了三五支曲子以后,在一片热闹欢腾的喇叭声里,突然响起一阵锣鼓,接着,就有人唱拉魂腔泗州戏,是一男一女对唱的,唱的是《扒砂缸》。

  这是周学宝在关键时候,从少马子里拿出小银喇叭吹奏的。吹的是扒砂缸的男人和去扒砂缸的女人(小生和花旦)两个人的嗓音唱腔。这是周学宝经过苦练太爷爷传授给他的《拉心曲》几年以后,又在叔叔跟白菜心配对子演唱的基础上,潜心独创的一种吹奏,也是一个艺人默默苦练了几年以后的艺术才华的暴发。直到刚才吹奏了几支曲子,周学宝才突然意识到吹喇叭是一种艺术。吹喇叭能抒发人的感情,能把人心里想说的话,通过喇叭说出来哩。

  周学宝吹奏的时候,周家班四个徒弟吹笙,吹笛子,还有什么什么的,为他配音。

  男的嗓音憨憨的,女的嗓音娇娇的,一粗一细,听了极妙,加上真情实感的吹奏。一下子就从那一片热闹欢腾的喇叭声中冲出来了。

  唱词其实很简单,只有几句对唱。

  男:

扒砂缸喽

扒砂缸喽

谁家水缸面缸漏了

快来扒喽——

女:

小大哥哩

俺家水缸漏哩

快给扒唻——

男:

俺说小大姐哩

女:

哎——

男:

你把水缸弄来俺扒哩

女:

俺弄不动哩

想请小大哥去俺家哩

男:

去俺倒是想去哩

俺怕你家大哥揍断腿哩

  女:

俺家那口子,去东海推盐哩

半个月都没回家哩

  全场的喇叭声渐渐地停息了,一个个站起来吃惊地观赏着周学宝吹奏的那支小银喇叭,接着,就都情不自禁地喊着好好好!再接着,全场就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应各家喇叭班班主的邀请,周学宝用那支小银喇叭吹奏了他最喜欢的曲子《百鸟朝凤》……

  这时候,从徐州云龙山请来的江苏省喇叭王齐明龙老师傅一手抚摸着下颌的白胡子,脸上笑着走过来说道:这位小周师傅,如果老朽没看错的话,你一定是当年那位神秘的宫廷乐师周天风师傅的后人,不然……周学宝非常谦恭地说,齐老前辈,周天风是我的太爷爷哩。齐师傅的那只手又在抚摸着胡子说,没有你太爷爷传授给你的神秘的《拉心曲》,即使你悟性高,勤学苦练,也不会有这么好的吹奏造诣的。后生有为,后生有为。

  辞灵开始了。

  辞灵,就是活着的人跟死去的亲人作最后的告别。要举行告别仪式,那场面既悲伤又热烈,乡里乡亲来看热闹的特别多。

  那天晚黑里,老执山爷庄严地站在灵棚前面的场地中央,手里拿着一杆老烟袋,点着火吸了一口,就猛一挥手向下手一按喊道:哀乐!

  八九班喇叭齐奏《雁落沙滩》,接着又齐奏《大悲调》……

  周学宝因为那天晚黑吹奏夺冠,齐奏时是领奏,他是用大喇叭吹的。在一派悲伤的气氛里,老执山爷走到棺棚挨前边的供桌子的左边站着。供桌上摆放着一个长嘴巴的大生猪头,还放九碗十二碟,碗和盘子里盛的尽是各种新鲜的果子和各种新鲜的水果,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全都是好吃的。供品的后边,摆放着冯保长老娘的遗像。遗像两边,各点着一支大蜡烛。遗像前的香炉里正燃着几株土香。老执山爷手里拿着一份辞灵亲友的名单。念到谁,谁就上前辞灵。

  周学宝不吹了,就手里拿着大喇叭,站在一旁看着,心里很沉痛。

  辞灵的时候,灵棚前边变得死一般的静。仿佛突然间连蚊子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到。那天晚黑,老执山爷第一个念到的就是冯保长。

  周学宝见冯保长披麻戴孝,赤着虚嫩的脚丫巴子,两条腿跪着,从灵棚里爬出来,接着,就在青石板地上低着头,用两只手和两个膝盖,顺着桌子右边一点一点朝前边的辞灵场地爬去……

  这时候,老执山爷就请周学宝用他的手里的大喇叭吹奏《十跪母愁恩》,全场只有周学宝的一支大喇叭在响,喇叭声如泣如诉。

  老执山爷就把冯保长老娘怎么含辛茹苦地把冯保长培养成才的经过叙说了一遍,冯保长一下子就哭成了泪人了,冯保长再也爬不动了,鼻涕淌出来多长也没有去擦掉,就一个劲地趴在地上哭,爬不动也得爬到留磕头的那个装着麦穰子的旧麻袋那里。

  周学宝感觉老执山爷真的是个天才的表演家。尽管这些悲伤的故事都是他嘴里吃腊条子——肚子里瞎编的,其实是他几十年积累的经验的结晶,他能够全身心地投入角色,编的词能让孝子哭的跟莽牛样。同时,他能让悲伤不断地感染着,扩散着,直到让那些看辞灵的女人哧哼哧哼地掉眼泪,能让看的男人心里酸酸的,确实不简单。你瞧,当冯保长艰难地爬到那只旧麻袋跟前,跪在上面,一下一下地朝着他老娘的遗像磕了三个头,老执山爷就开始捏着嗓子声音有点儿嘶哑地唱道:

正月里来正月正

苦命的儿啦

你听老娘讲给你听

刚生下你来那个时

娘就得了头脑子痛病

到处求医都不灵

说你娘是月里受了风

苦命的儿啦

七天你又生了肚脐疯

是娘把你从东南湖的乱坟冈子茔又抱回

你才没去酆都城

……

这时,冯保长哭得就更伤心了。

苦命的儿呀

…… 

  老执山爷唱的时候,周学宝吹大喇叭为他伴奏,唱完了,不吹了,老执山爷让冯保长跪在那里别动。接着,又指挥冯保长给他老娘上供。

  周学宝见老执山爷还是站在供桌的左边,板着脸,摆出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他首先从冯保长老娘遗像的前边一封子土香里边抽出一把子,用两手的指头捏着,对天对地一上一下一举一放连连做三下,每一下都举到眉心,然后,就把那把子土香传给了冯保长,冯保长跪在那里,挺起身子,用两手的指头半握着那把子土香对着他老娘的遗像一举一放连做三下子,再把那把子土香传给老执山爷,老执山爷这才把那把子土香点着,恭恭敬敬地插到供桌子前的香炉里,即刻就冒出弯弯曲曲的青烟。接着,老执山爷又从供桌子上拿出第二把子土香,重复着刚才做的动作。做完了,又递给冯保长,冯保长也是重复着刚才做的那些动作,做完了,再把那把子土香传给老执山爷,老执山爷再把那把子土香点燃,恭恭敬敬地插在供桌子前的香炉里。接着又从供桌子上拿出第三把子土香 ……

  敬完三把子土香,又开始给死人敬供品。周学宝发现供桌上所有能吃的供品,老执山爷都要重复刚才做过的动作。做罢了,就递给冯保长,冯保长再重复刚刚做过的那些动作,做罢了,递给老执山爷,由老执山爷的手再放回原处。

  下一个就是冯保长的三个弟弟,也都学着他哥哥的样子辞灵了。

  孝子辞完了灵,亲朋好友就开始了辞灵。

  有人上来就是三拜九叩,还有人上来就拜二十四拜的。反正,五花八门的,拜什么拜的都有,搞的联保大院子里像过年的一样热闹哩。

 那天晚黑辞灵,较特别的是长头毛、留山羊胡子的中年人拜的二十四拜,周学宝见那人从上到下都是酸巴拉叽的却又带点儿仙风道骨的样子。

  二十四拜,究竟从何而来,至今无人考证。据说,这一民俗出自淮北民间。周学宝看到的二十四拜,就是按八个三角形走步子,一步一叩首,每一个三角形走成三步,八个三角形走完正好是二十四步的最后一步,刚巧又走到供桌子前,就跪倒朝遗像磕(叩)二十四拜的最后一个头(有人把它说成是最后一哆嗦了)。

  二十四拜的动作看起来要多简单有多简单,可一配上老执山爷那特殊的大嗓门子唱的二十四孝,即刻就把人的情感带进另外的一种气氛中去喽。

  长头毛、留山羊胡子的人手里拿着一把纸扇子,每朝前走动一小步就叩一次头的时候,老执山爷就捏着嗓门子唱二十四孝里的其中一孝,像这样的组合,在周学宝看来,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却能使人感动,让人的灵魂得到一次很好的洗礼!

  安葬冯保长老娘那天,是周学宝吹着大喇叭把冯保长老娘送下地的。在淮北的濉河两岸,苏北桃园镇上的风俗跟咱晏口街那片四圈庄子上的风俗基本一模一样。老执山爷按他自个指定的阴阳先生就派孝子去把他请来,说,去的时候,别忘了给田瞎子带两条子好烟去,酒就免了,田瞎子不会喝酒。冯保长安排几个弟弟在家守灵,他亲自去南边的虹县县城把田瞎子请来了。因为好奇,周学宝想了解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就跟在他们后边遛达进屋里来了。过了一会,周学宝见田瞎子坐在那里,嘴巴上含着一支刚点着的洋烟似吸非吸地停在嘴上,就说:孺老夫人的生辰八字何如?冯保长就报了。周学宝感觉田瞎子含烟的功夫真深,说话的时候洋烟也不得掉。这时候,他见田瞎子就坐在那里手上捧着一本发黄的老书搁在大腿上一页一页地翻着,找着,还用眼睛去瞅书里边的字。周学宝知道阴阳先生田瞎子是双目失明的睁眼瞎。书上写的那些字他是一个也看不见的。周学宝脑海里就有一番奇想:他不是用眼睛,而是用心去看的,是凭着感觉看的。田瞎子把书翻完了,嘴巴上含着的洋烟也吸完了。周学宝一见那支吸完了的洋烟的烟灰粘在烟蒂上多长,他就拿眼睛瞄那玩意,那玩意终于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田瞎子这才像想起来似的,扑的一声,把含在嘴里的烟蒂吐掉,他没顾得把刚才掉落在他翻书的手的手面子上烟灰弹掉,却闭目养神。并且用他的大拇指头一个一个地去数其他四个指头。数完一遍,大拇指的指头就停在小拇指头肚子上压着。老执山爷知道这是田瞎子测卦时的习惯动作。周学宝瞟眼望了一下田瞎子那两只向外鼓的大眼珠子,见那眼珠子就像刚从泥水里捞出来的两只浑浊的小玻璃球,瘦巴拉叽的眼皮像是在动着,可突然一下子所有的小动作都不存在了。只有田瞎子那张豁牙大扁嘴在说,他说俺掐指算了一下,明个日子倒是好,《五行学说》里讲,是“金生水”,但奈何桥上明天迎接上边检查哩!后个也是个好日子,文王八卦上好象是说硕果累累,七月流火。可《皇帝内经》上说,“阴虚火旺,肝火上炎。”大后个是个和平的日子,最好。日历上有“风调雨顺”四个字,哦,田瞎子将大拇指压在小拇指上的那只手动了动,突然用一锤子定音的口气说道:孺老夫人的安葬吉日就选在大后个。大后个是阴历十六!安葬的时间一定掐在东边露红时。冯保长想问什么,田瞎子什么也不说。随怎么问,他也不说话了。老执山爷心话,你就是拿杠子撬开他的嘴,田瞎子也再不会吐露一个字喽,狗日的,这叫做玄机。

(精彩稍后继续……)

周恒,当代知名作家。男,汉族,58岁,安徽灵璧人,本科学历,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理事,安徽文联第二届签约作家,宿州市作家协会执行主席,灵璧县作家协会主席,现任职安徽灵璧中医院骨科主任,当过兵,上过大学,师承安徽中医学院当代著名骨科专家、国师、丁锷教授,中医高徒,受高等教育六年,安徽省首届中医骨科专业委员会理事,手法接骨乃安徽实力派高手,曾经手法接骨治愈宿州四铺村民106岁张氏转子间粉碎骨折迄今传为佳话,1999年被卫生厅选为“安徽省首届中医跨世纪人才”,因业余酷爱文学创作,八十年代初在《人民日报》、《小说林》、《安徽大学》、《安徽日报》等发表短篇小说,九十年代初在《清明》发表中篇小说,2005年始在《作家出版社》、《大众文艺出版社》、《安徽文学》出版、发表《汴城》、《汴山》、《汴水》等四部长篇小说,《汴城》获得首届宿州市文学创作金奖,《汴山》得到有关著名评论家及作家好评,《汴水》获得海内外华语文学创作最佳小说特别奖,2009年省文学院等专程在灵璧古城召开其长篇小说研讨会,2010年被宿州市委宣传部评为“十佳文艺工作者”,2013年被省文学界评为“灵璧四杰”。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
    菲律宾sunbet官网下载_betway体育_bbin国际开户 bet36体育在线备用_dafabet手机版网页版_bbin官方app下载 lovebet爱博_bet356体育在线_bbin刷水一天能挣多少 188bet体育bet007足球比分菲律宾sunbet官网下载万博manbetx登录申博77sunbet